京都勞動法專欄 | 企業針對不愿意繳納社保員工的正確處理方式

時間:2019-10-28 來源: 作者: 賈寶軍 許可 瀏覽: 打印 字號:T|T

  社會保險作為國家主導構建的基礎保障體系,對每位公民都至關重要。發布于1994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七十二條即明確規定:用人單位和勞動者必須依法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


  現實生活中,有的用人單位從節約企業用工成本的角度考慮而選擇不為員工繳納社保。但隨著勞動者權利意識的逐步提高、企業用工風險的逐步增長,多數用人單位均選擇依法為員工繳納社保。現如今,反而是入職企業的諸多員工主動向用人單位提出不為其繳納社保,如此做法一來可免除其個人應繳納社保部分,二來其可以額外收到因用人單位未為其繳納社保而發放的“社保補貼”,最終使得到手的工資總金額增加。


  企業面對要求不繳納社保員工的窘境及通常處理方式


  面對員工主動提出不繳納社保的要求,用人單位尤其是中小企業選擇如何應對顯得頗為尷尬。如用人單位同意員工的請求,則面臨著潛在的企業用工風險,同時還存在違法違規的風險,根據我國《社會保險法》的相關規定,用人單位未按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將會被加收滯納金甚至會被罰款[1];如用人單位不同意員工的請求,在企業用工成本有限、無法為員工漲薪的前提下,又會面臨無法招聘到“千里馬”,從而導致人員流失、企業無法正常經營的狀況。


  此種情形下,用人單位的應對方式方法顯得極為重要。為了留住人才,確保企業的正常運營,用人單位往往會同意勞動者提出的不繳納社保的要求,并采用以下多種方式來規避企業用工風險:


  1、在給這類員工發放工資時,額外發放“社保補貼”,當做是不為這類員工繳納社保的一種補償;


  2、要求這類員工自行向企業提交“不繳納社會保險申請書”,內容包括“不繳納社保系其個人自愿提出”、“企業已向其告知不繳納社保的各項風險”、“不得以企業未向其繳納社保為由而要求企業承擔賠償責任”等等;


  3、有選擇的為員工購買商業保險。


  用人單位的上述“組合拳”看似合情合理,但實際上已經為企業用工風險埋下了隱患。


  企業同意員工不繳納社保要求存在的法律風險


  正如上文所述,《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明文規定,用人單位和勞動者雙方必須參加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四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用人單位和個人依法繳納社會保險費;《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規定:用人單位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勞動者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三)未依法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的。


  由上,企業不為員工繳納社保違反了我國《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社會保險法》等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在此情形下,用人單位除了面臨被有關部門加收滯納金、罰款的行政處罰風險之外,具體而言,還面臨以下兩大風險:


  (一)承擔員工醫療費、養老保險待遇、因工傷而產生的各項費用


  企業未按照法律規定為員工繳納社保,員工因發生工傷或其他意外傷害而產生的賠償等責任當然應由企業承擔,但若企業不為員工繳納社保系因員工個人申請所致,企業是否要承擔責任呢?司法實踐中,此種情形下,員工要求企業承擔因未繳社保而導致其無法報銷醫療費用或要求企業補償未繳社保期間的相關待遇時,法院會如何處理?


  案例一[2]:員工A于2008年1月1日入職某企業任職,并與某企業簽訂了為期十年的勞動合同。2013年3月5日,A員工又與某企業簽訂《協議書》,自愿選擇以個人繳納的方式為自己繳納相關保險金。2013年5月24日,A員工在外出洽談業務返回單位途中發生車禍死亡。A員工親屬訴請某企業向其支付A員工的死亡喪葬補助金、一次性工亡補助金、撫恤金。


  案例二[3]:員工B于2014年3月25日入職某企業任職服務員,于2015年7月21日辭職。某企業于2014年5月至2014年8月期間為B員工繳納了醫療保險,后因B員工個人申請,某企業停繳B員工醫療保險。后B員工訴請某企業向其支付2015年1月1日至7月21日醫療費8872.78元。


  案例三[4]:員工C于2002年9月20日入職某公司任職廚師長,于2016年3月10日離職。在C員工的申請下,某企業沒有為C員工繳納2002年9月至2011年2月期間的社會保險。后C員工訴請某企業向其支付2002年9月20日至2011年2月28日期間的未繳養老保險待遇補償及未繳失業保險一次性生活補助費。


  上述三個案例中,A、B、C三位勞動者均通過與用人單位簽署《協議書》或遞交書面申請的方式表明了其不繳納社會保險的個人意愿,用人單位根據《協議書》或申請也沒有為其繳納。對于上述做法,三個案例中法院的觀點趨于一致,即:繳納社會保險是法律賦予用人單位的法定義務,具有強制性,故該社保繳納義務并不因雙方約定而免除。因此均支持了勞動者的請求。


  綜上,即使用人單位不為勞動者繳納社保系因勞動者主動提出,用人單位仍面臨著此類勞動者后續訴請要求承擔因工傷或其他意外傷害而產生的賠償責任和補償未繳社保期間相關待遇的潛在用工風險。


  (二)員工以用人單位沒有為其辦理社保為由單方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用人單位承擔經濟補償


  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用人單位為勞動者辦理社保系其法定義務,用人單位未依法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勞動者可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解除勞動合同,并可依據上述法律第四十六條第(一)款[5]的規定要求用人單位向其支付經濟補償。


  但若企業不為員工繳納社保系因員工個人申請所致,此種情形下,這類員工又以企業未向其繳納社保為由訴請解除勞動合同,并要求企業向其支付經濟補償時,法院會如何處理?


  案例四[6]:員工D于2012年7月1日入職某企業任職球童,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期限至2018年6月30日。2012年7月1日,D員工簽署了《協議》,載明自愿放棄某企業給予的福利待遇:包括工傷保險、失業保險、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生育保險、本人對此無異議。2017年2月22日,D員工向某企業郵寄《解除勞動關系通知書》,載明某企業未依法給其繳納社保并拖欠工資從而解除勞動合同。后D員工訴請某企業向其支付經濟補償金。


  案例五[7]:員工E于2007年6月入職某企業從事車工工作,2014年1月8日出具承諾書載明,由于其自身原因,不愿繳納社會保險。2014年9月28日,E員工以某企業“長期未及時足額支付本人工資未及時繳納社會保險”為由與某企業解除勞動關系。后E員工以某企業未為其繳納社保為由要求支付經濟補償金。


  案例四中,法院認為:結合查明的事實,可以確認某企業未為勞動者繳納社會保險,D員工亦曾向某企業郵寄快遞,故本院采信D員工的主張,某企業應向其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某企業雖稱D員工通過協議自愿放棄社會保險待遇,但該協議違反社會保險法的強制性規范,應屬無效。


  案例五中,法院認為:E員工因自身原因不愿意交納社會保險費,是對自身權利的合法處分并應承擔相應的后果,現E員工以某企業未為其繳納社會保險為由主張經濟補償金,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原審法院未支持其訴訟請求,并無不當。


  綜合案例四和案例五的裁判觀點,針對員工申請不繳納社保,后又以企業未為其繳納社保為由解除勞動合同、支付經濟補償如何解決的問題,各地法院出現了同案不同判的情形。其實針對上述問題,已經有北京、浙江等地出臺了相應的解答文件:

?


  綜上,企業在面對此類問題時應首先遵循當地法院和勞動仲裁機構分布的相關規定,沒有相關規定的應檢索當地法院對該類案件的裁判案例,以準確把握司法機關的執法尺度,并以此為企業的用工管理決策提供參考意見。


  企業針對要求不繳納社保員工的正確處理方式


  從司法實務的角度來看,可以得出以下結論:


  1、針對“用人單位不為勞動者繳納社保系因勞動者主動提出,用人單位根據其申請未為其繳納社保”這一問題而言,各地法院的裁判觀點趨于一致,即該種“約定”因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從而無效;


  2、針對“勞動者因自愿放棄繳納社保而對其造成的損失(包括醫療費、養老保險待遇、因其工傷而產生的各項費用)是否應由其自行承擔”這一問題而言,各地法院的裁判觀點趨于一致,即由用人單位承擔賠償責任;


  3、但對于“勞動者本自愿放棄繳納社保,后以未繳納社保為由解除勞動合同并主張經濟補償”如何處理的問題,各地裁判尺度不同。


  4、此外,對于“用人單位額外向勞動者發放社保補貼作為不繳納社保的一種補償”這種方式,多數法院會判定勞動者向用人單位返還,并會依據勞動者的訴請判定用人單位為勞動者補繳社保,避免出現勞動者一方面要求將社會保險費用計入工資發放,另一方面又主張補繳保險費的道德風險。


  在上述司法實務背景之下,針對要求不繳納社保的員工,筆者建議企業的處理方式如下:


  1、首先要根據員工身份情況、具體工作內容等綜合判斷雙方之間的法律關系,即是否必須與其簽訂勞動合同,能否以簽訂勞務合同代替?如果不屬于勞動關系,則可以簽訂非勞動合同。與此同時,可根據其從事的工作性質為其購買商業保險,進一步降低企業用工風險。


  2、查明員工要求企業不為其繳納社保的真實原因。如系因勞動者已在其他企業繳納社保,則筆者建議用人單位要求勞動者提供已在其他企業繳納社保的書面證明材料,并要求其提交親筆書寫的申請文件,表明其已在其他企業繳納社保,不再在本企業重復繳納;如系因勞動者單純從節約成本的角度考慮,并無其他特殊理由,則建議用人單位說服員工繳納社會保險。即便出于人才渴求原因被迫接受不愿繳納社保的員工,亦應清楚地知曉因此面臨的法律后果,在發生爭議時能提前準備合理的解決方案。


  3、對于員工出差較多、工傷事故發生較多的企業,以及對于人員流動性較大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可以采用勞務外包的用工方式來避免用工風險。


  引用及注釋:


  [1]《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八十六條:用人單位未按時足額繳納社會保險費的,由社會保險費征收機構責令限期繳納或者補足,并自欠繳之日起,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逾期仍不繳納的,由有關行政部門處欠繳數額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罰款。


  [2]荊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8)鄂10民終655號


  [3]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京01民終3915號


  [4]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8)京03民終5220號


  [5]《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一)勞動者依照本法第三十八條規定解除勞動合同的。


  [6]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7)京01民終7099號


  [7]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2018)蘇民申339號